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雨打飘萍 1-6-FASHIONTV

雨打飘萍 1-6-FASHIONTV
FASHIONTV 我进到法务部还没来得及坐下,白小鹏已经推门走了进来,他热情地伸手搭
在我的肩上,热情地说道:「嗨,文泽,在这里工作还习惯吗?你妈妈对你的新
工作没什麽不满的吧?」

  白小鹏戴着金丝眼镜,穿着整齐的衬衫打着领带,经常健身的他身材很结实,
和略显矮胖的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压低声音跟我说:
「跟我来一下,我有个重要的工作要交给你。」

  我们一起走进电梯,不料他并没有按下前往他在三楼的办公室的按钮,反而
按下了11楼前往顶楼财务部的按钮,几秒钟后,我跟着他,第一次踏上了神秘的
财务部的地板。这时已经有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壮汉在电梯门口等着他,这个壮汉
身材魁梧,脸上有一道刀疤,在室内也戴着一个黑墨镜,让我打心里就觉得他并
非什麽善类。

  「强子,那个人已经到了吗?」白小鹏对那个壮汉一点头问道。

  「少爷,那个人我们已经请来了……」被称为强子的壮汉回答道,接着又转
头看着我疑惑地问道:「这个人是谁,他来这做什麽?」

  「这是我好哥们李文泽,也是我们公司法务部的人,放心,我是百分百信任
他的,要是没有他妈妈,我小时候就饿死了!」白小鹏哈哈大笑着搂住我的肩膀,
跟我介绍道:「这位是王强,我老爸的私人保镖,也是帝鹏实业的安保队长,是
个军队出身的格斗高手呢!」

  「好,既然是少爷信任的人,那就可以一起来。」王强说着走到前面带路,
我们穿过几道指纹的密码门,从财务部密密麻麻的档案中穿过,来到一面装帧精
美的木门前,王强拉开门,对我们说道:「巴克先生已经在里面等了!」

  「先等一下,文泽,我有话跟你说!」我们正要迈步走进,白小鹏突然拉住
我的手臂,对我小声说道:「今天里面的人说什麽你都不要表现得太惊讶,我可
是很信任你,想要让你进入我爸爸的亲信势力,才特意把你拉来的,有什麽问题,
等会我再跟你解释。」

  这间屋子里的装修极度奢华,昂贵的巴西红木家具,精美的真皮沙发以及柔
软的波斯地毯都显示出主人的豪阔,我们一走进门,已经坐在沙发上的人转过头
来看着我们——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白人壮汉,他留着寸头戴着哈雷墨镜,脖子上
挂着几串金链,全身肌肉都夸张的鼓胀着,当他起身伸手和我们一一握手的时候
我才发现,虽然身高与他相近,但在他面前,已经很壮硕的王强简直就像是个弱
不禁风的小孩子一样。他穿着一个黑色背心,粗壮的手臂上满是青色纹身,和我
握手的时候轻轻晃了晃就快把我的手臂晃脱臼。

  「我就是你们在找的『黑弥撒』巴克。」他浓重的美式口音一开口,就把我
吓了一跳,要不是白小鹏事先的警告,我已经跳起来就要报警了——「黑弥撒」,
这个被全世界绝大多数警方通缉的超级雇佣兵,身上背着数百件兇杀血案的反英
雄,此时就大大咧咧地坐在我面前的沙发上,嘴里叼着根雪茄,看着白小鹏说道:
「你们找我来,要做什麽?」

  我惊讶地倒抽了一口冷气,巴克斜眼瞥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白小鹏的脸色却
突然沈了下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冷酷的样子,他摇着下巴,一字一顿地
说道:「我要抓住她,活活把她折磨死!」

  「白少爷手下运送的一批货前几天被鹰隼女侠拦截,价值几亿的货连同几个
得力手下全被警方缴获。」王强用流利的英语向巴克解释道:「我们请您来,就
是为了对付这个自以为是的婊子。」说着,他将一张很清晰的鹰隼女侠的半身照
片放在了桌子上,轻轻推向对面的巴克,那正是我今天在电车上看到的照片。

  「嗯嗯,」巴克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双手握在一起转着大拇指,并没有去
接照片:「我听说过那个女人,十几年前就已经很着名了。就连国际犯罪组织
『黄金海岸』的头目『混蛋杰克』都栽在她手里,现在还在你们城市的监狱里服
刑。」

  「价格不是问题,只要活捉她,你要多少钱都可以。」白小鹏咬着牙,表情
十分扭曲,显然异常愤怒:「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针对我们了,三个月前,我们
走私的一批电子元件,也是被她搅局捅给警方的!」

  「三千万美元,」巴克伸手从桌上揭起照片,放在手心里,另一只手的两根
手指沿着照片上鹰隼女侠胸口的乳沟淫亵地向下滑着,脸上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
冷笑:「我会把她带到你们面前,抓捕她过程中的经费另外算。」

  「成交!」白小鹏一挥手,王强立刻从身边掏出一张支票本,白小鹏龙飞凤
舞地签上名字,写上三千万的数字,交给巴克:「这个支票,在我们大鹏会参与
的任何国际犯罪组织里都可以兑现。另外我会安排一间城郊的别墅供你休整,也
可以避免被警方发现。」

  「呵呵,不愧是大鹏会,我在美国都听说过你们的事情。」巴克接过支票塞
进牛仔裤的兜里,站起身披上敞怀的牛仔上衣向门外走去:「三天之内,我会把
鹰隼女侠活捉到这屋子里来的。」

  白小鹏站在落地窗前心事重重地大口地吞云吐雾,我坐在沙发上显得局促不
安,白小鹏恶狠狠地吐了一口烟,将烟头在旁边的古董烟灰缸里掐灭,这才转过
头看着我:「你也加入我的大鹏会吧,文泽!」

  「『大鹏会』……」我不安地犹豫着:「就是那个传说中控制着亚洲毒品销
售网的黑社会?是……是你的?」

  「我父亲创立的,不过他已经基本不再参与具体事务管理了,现在全权委托
给我。」白小鹏走过来将手放在我肩膀上:「只要你愿意加入,在我们集团里就
会飞黄腾达,你是学法律的,你应该知道什麽事犯法什麽事不犯法,只要你不愿
意参与的事,我绝不会逼你。」

  「你突然这麽说,我……我还是回去问问我妈妈吧……」被突然问起加入黑
社会组织的事情,这让我一时间毫无心理準备,惊慌地说道。

  「你见过哪个黑社会要把家里人也牵扯进去的?」白小鹏轻轻嗤笑了一声,
他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掏出一个袖珍芯片递给我:「先给你第一个任务,算
是一次考验吧,等你通过了考验,再决定要不要加入我们。」

  「这是什麽?」我接过芯片,疑惑地问道。

  「刚才强子偷偷放在巴克身上的监控装备,」白小鹏盯着窗外缓缓说道:
「他所作所为我们都能通过监控看到,而你这几天的任务,就是通过这个芯片,
盯着他在干什麽!」

  「真是奇怪啊……找人来帮你们做这种事情,还要偷偷监控他……」我坐在
一间只有我一人的监控室里,将芯片接入电脑,一边暗自想到。

  「而且是去对付那个着名的鹰隼女侠啊,真不知道会怎样……那个巴克看起
来很强的样子,可是鹰隼女侠也很厉害啊……」一边这样想着,屏幕上已经浮现
出了巴克视角的监控画面,他正走在一处繁华的商业街上,两边都是各大企业的
大楼,我看了看反馈过来的坐标位置,恰好距离我妈妈担任高管的外资公司不远:
「哎,也不知道老妈现在是不是还在生我气……」

  这个监控看起来是安在了巴克脸上的墨镜鼻梁位置上,这个位置正好是他的
视线死角,随着他大步行走而微微颤动,还不时被他的外罩遮挡住镜头,两边的
行人都有些害怕他的样子,纷纷向两边躲闪——不过也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全身
肌肉的白人壮汉,一频情侣酒店直播在线般人看到都会害怕的吧!

  「他现在在哪里?」一边的通讯器里传来白小鹏的声音,他此时回到自己的
办公室去处理别的事务,安排我一有新情况就通知他。

  「他在街上转了转,现在正在走进一间酒吧。」我看着巴克推开门,走进一
家许多人在一起欢饮的酒吧,走过去在酒吧的吧台边的空位边站定,对旁边一名
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过膝OL裙的短发女人和善地问道:「你好,美丽的女士,请
问你旁边的位置上有人吗?」

  「啊……哦,这里没人,请坐吧!」那个女人回过头来的一瞬间,我的心脏
好像被巴克重重一拳打在胸口上一样猛地一颤,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妈妈
楚飘萍!我怔怔的盯着画面里端着啤酒杯,因为微醺而脸颊潮红的她,半天反应
不过来——她怎麽会在这?

  「谢谢!」巴克笑了笑,用不标準的中文说道,他在妈妈旁边的座位上坐下,
用手指敲着吧台说道:「一杯教父,用苏格兰威士忌基调,再来一杯长岛冰茶,
送给这位美丽的女士!」

  「谢了。」妈妈转过头朝巴克点了点头,礼貌性地微笑了一下,转过头去自
顾自地喝着面前的啤酒。我看见她眼角微红,显然心情不是很好,否则以她职场
女强人的身份,也不会一大早就跑到酒吧里买醉。

  「您的教父,还有这位女士的长岛冰茶!」酒吧的侍者用盘子端过来两杯调
好的酒,分别放在巴克和妈妈的面前,妈妈端起酒杯,转身和巴克礼貌性的轻轻
碰杯,小声说道:「祝你幸福。」

  妈妈转过头去,一手撑着下巴,一手端起酒杯轻轻啜饮一口,长岛冰茶算是
鸡尾酒中度数不低的,一般人喝了很容易上头,果然没多一会,就看见一边的妈
妈在酒精的作用下脸色微微泛红,用手背撑着的脸不住地向下垂去,我妈妈本来
一喝酒就容易上头,美丽的大眼睛上原本的单眼皮也会逐渐显出双眼皮来,从巴
克的视角看过去,妈妈的侧面曲线已经一览无余,丰满的乳房因为逐渐沈重的呼
吸而轻微颤抖着。

  等等,怎麽回事?我监控的摄像头安装在巴克的墨镜鼻梁夹上,这个视角说
明他这家伙到现在都一直在盯着我妈妈看呀!从他的视角不难猜测,他这会的目
光全在我妈妈丰满的乳房和腿上光滑的黑色丝袜上流连不止,巴克这混蛋到底想
要干什麽啊!

  我气愤地砸了一下监控台,忍住想要立刻打电话给白小鹏放弃这份工作的沖
动,继续咬牙看下去。

  「像你这样优雅美丽的女士,为什麽会一大早独自一人在这里喝闷酒呢?」
巴克突然开口问妈妈,妈妈转过脸看着他,显得有些惊讶,随即垂下眼睑,显得
有些沈郁,小声说道:「哎,因为家里的事情啦……没什麽……」

  「难道是因为孩子不想上学吗?」巴克笑嘻嘻地打趣道,我注意到他的目光
在我妈妈撑住下巴的左手上流连了一会,也许是看到了妈妈戴在左手小指上代表
离异的戒指,所以没有问我爸爸的事情,反而拿我开涮起来。

  「我孩子……都已经工作了呢!」妈妈漂亮的脸上露出愁苦的表情,摇头叹
气道。

  「哇,真想不到啊,我还以为像您这样年轻美丽的妈妈,孩子不过才十岁左
右呢!」巴克笑嘻嘻地奉承道。

  「哎……」妈妈突然垂下头又长叹一声,突然伸手掩住眼睛,疲惫地趴在了
吧台上,小声嗫嚅道:「就是因为孩子长大了,所以才越来越不听话,我已经不
知道该怎麽和他交流谈心了呀……」

  巴克伸手轻轻放在妈妈的肩膀上,妈妈惊讶地擡起头来,下意识扭动肩膀想
要将他的手甩开,但是巴克的手仍牢牢地贴在妈妈的肩膀上,笑嘻嘻地说道:
「有什麽烦心事的话,说出来的话会比较好,埋在心里只会让自己更难受呢,美
丽的太太。」

  「请把您的手拿开!」妈妈皱了皱眉,显得有些厌恶的表情,端坐起身子提
高声音说道。

  「哦,不好意思,我们美国人不太在意这种……东方习俗。」巴克嘻嘻笑着
将手放下,但是仍然盯着妈妈的脸看,妈妈显然也对他这般不正常的注视有些感
到奇怪,放下酒杯咳嗽一声,想要站起身离开。

  「其实我在美国,是一名告解神父,有什麽不方便向别人倾诉的事情,可以
试着向无所不知的上帝倾诉!」巴克用手指轻轻扣着酒杯说道。

  呸,真不要脸,你犯下那麽多连你们的上帝都不会原谅的血腥罪行,现在又
装作一副很虔诚的样子来骗我妈妈!

  「唉……」然而出乎我的意料,本已经要站起身的妈妈听了这话,竟然又坐
了下来,她端起酒杯,和巴克轻轻碰了碰说道:「我跟前夫离婚已经快二十年了,
本来就因为忙于工作的缘故,平时跟孩子交流就不多,或许找个人倾诉一下是会
好受一些呢。」

  在酒精的刺激下,妈妈开始絮絮叨叨地讲着之前和我闹过的种种矛盾,巴克
显得很专心地听着她的倾诉,还不时出声安慰妈妈。说到动情处,妈妈竟然掩面
呜呜地小声哭了起来,我看着她脸上泪水不住地滑落的楚楚可怜模样,心里也不
由得一阵难过,尤其是想到妈妈独自一人将我抚养长大,漫漫长夜独守空闺的寂
寞也无人可诉,我的眼圈也不由得泛红起来。

  也许是酒精的刺激,妈妈说着说着,巴克伸手搂住妈妈的肩膀,轻轻一搂,
妈妈竟然侧身趴在了巴克的肩膀上痛哭起来,旁边的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也
没法来劝,在周围人惊讶的目光里,妈妈扑簌簌的泪水打湿了巴克的肩膀,哭得
梨花带雨,柔软的身子随着啜泣不住轻颤着。

  「不好意思……我、我失态了……」过了好一会,妈妈才慢慢从巴克的肩膀
上擡起脸来,从包里拿出一张湿巾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水,看着被泪水打湿肩膀的
巴克抱歉地说道:「我来帮您擦一下吧。」

  「不用,像您这样美丽优雅的女士,本来就不应该承受这样无处释放的压力。」
巴克主动地向妈妈发出邀请:「我在郊外有一间别墅,如果我能陪您度过这难熬
的一段时光,那是我万分的荣幸了……」说着,他搂住妈妈肩膀的手轻轻地向下
滑去,沿着她穿着白色衬衫的后背轻轻地爱抚起来,我咬着牙眼睁睁地看着他的
大手向下一直滑到我妈妈柔软的腰间,手指轻轻地掐住她的腰,妈妈扭捏了一下,
却已经没有刚才那般激烈的反应了。

  「那样……真的可以吗……」妈妈作为成熟的女人,也不是听不懂巴克话里
的意思,我看得出来她眼神已经开始有些迷离,暧昧地挑起眼和巴克对视着,在
得到巴克认真的目光回应后,妈妈的脸一下红了起来,小声说道:「谢谢你。」

  「偶尔放纵一次并不是罪孽,美丽的女士。」巴克笑嘻嘻地站起来,付了酒
钱,便搂住妈妈的肩膀向外走,也许是酒精的刺激,妈妈的脚步已经有些踉跄,
带着鞋袢的高跟鞋让她歪歪扭扭地站立不稳,一脚高一脚低,在巴克强壮的手臂
搀扶下向酒吧外走去。

  两人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我趁着这个机会深吸了几口气,犹豫
了一会,才赶紧跟白小鹏联络,听筒里传来白小鹏的声音:「怎麽样,巴克现在
在干什麽?」

  「他……在酒吧,嗯……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勾搭上了……」我犹豫了一下,
不打算把巴克勾搭上的是我妈妈楚飘萍的事情说给白小鹏听:「看样子他们是要
去你给他安观看FASHION排的那栋别墅。」

  「呵呵,没想到真有easygirl这麽轻易就被美国佬勾搭上床啊,这
下你还可以有免费的AV可以看!」白小鹏楞了一下,随即冷笑着开口嘲讽道,
看着自己的妈妈在车上被巴克搂在怀里的微醺模样,我的心顿时被这句话深深刺
痛,而白小鹏丝毫没有注意,仍在继续说道:「他想干这些婊子就让他干吧,反
正我给他三天时间,三天之内他想干什麽都可以,三天之后……要是他还是没把
鹰隼女侠带来的话,他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和白小鹏说着,监控画面里的巴克已经搂着妈妈的肩膀下了车,两人肩并肩
走进了白小鹏给他安排的别墅里,不用说,这间别墅里自然早就安满了不同角度
的摄像头,打开监视器,我立刻可以从七八个不同的角度清晰地看到别墅大厅里
巴克和我妈妈搂搂抱抱的模样。

  两人刚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下,巴克就开始对妈妈上下其手,一只手伸到妈妈
的胸口,抓住她一只丰满的乳房揉搓起来,另一手则从她的腰部向下滑去,隔着
裙子按到她的屁股上摸索着,同时嘴也凑到妈妈满是红晕的脸边,在她娇嫩的脸
颊和嘴角亲吻起来。

  「我们不要这样……我的孩子已经很大了……这样做……对不起我的孩子呀
……」虽然已经因为微醺而情欲萌动,但是妈妈的的自尊和道德感还在极力抗拒
着这种在她看来极为不道德的事情,她试图伸手推开巴克抓住她乳房的手,但是
巴克不顾她的反抗,早已张开双臂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伸出舌头在她娇嫩的脸颊
上舔舐起来,恐怕已经有二十年没有和男人这样亲热,妈妈本就潮红的脸一下就
更红了,巴克身上散发出的男人味道像是毒蛇一样鉆进妈妈的鼻子里,这对于一
个积欲了二十年的成熟女人来说,无异于强烈的催情剂,她本能地挣扎反抗也在
巴克不断地上下其手中逐渐瓦解,乳房和屁股都被巴克肆意玩弄了好一会,脸颊
上也沾了不少巴克的口水。不一会,她就气喘吁吁地伏在巴克的肩上,耳垂被巴
克含在嘴里吮吸,鼻子里发出沈闷的喘息。

  「美丽的太太,你现在已经很想要了吧!」巴克说着,一只手已经粗暴地从
妈妈原本紧紧并拢在一起的双腿间的裙下探入,沿着她穿着丝袜的光滑大腿向上
摸去,妈妈徒劳地夹紧双腿,但是巴克的手依然毫无阻碍地从她的裙子下面探入,
一直探到了妈妈的双腿间的内裤上,由于裙子被巴克掀开,我能从沙发前矮桌下
的摄像头里看到妈妈穿着一件非常保守的平角内裤,由于被巴克的手指沿着肉缝
抠弄,此时微微渗出水来的内裤上已经凹陷出一道骆驼趾来。

  监控屏幕后面的我的脸顿时像着火一样烧了起来,虽然隔着摄像头,但是在
这样清晰的视角下眼睁睁地看着妈妈在她不认识的陌生男人怀里可耻地兴奋起来,
一种被深深羞辱的感觉让我怒火中烧,可我内心里却一阵阵的纠结,毕竟妈妈身
为成年人,她自然有权和任何人做爱,尤其是在她积欲了二十年之后,在酒精和
伤心的双重诱惑下,能够像一个正常女人一样释放欲望,纵使我愤怒异常,却也
无权干涉。

  「唔唔……」妈妈被巴克温柔地按到沙发靠背上,巴克的嘴已经热吻在妈妈
的嘴唇上,这次妈妈没有擡头躲闪,两人的嘴唇就这样在我的监控屏前交织在一
起,发出滋溜的啜吻声,巴克的手将妈妈的衬衫衣领的扣子扯开,从塌下来的半
边领口里,妈妈穿着的白色大码胸罩就从领口间暴露出来,巴克的手探进妈妈的
领口里,伸手握住她微塌的乳房用力揉捏起来,手指深陷进白花花的乳肉里去。

  「不要……不要……」妈妈的嘴里还在无意识地哼着,但是此时她的双眼已
经迷离起来,乳房和肉穴被巴克的手指肆意玩弄,脸已经红到了脖根处,巴克闻
言嘲笑道:「太太,你的肉穴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如果你已经就此满足的话,
那我就送你回去好了!」

  「嗯哼……」妈妈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她脸色羞红,擡起手臂遮住双眼,仰
躺在沙发的靠背上喘息着,也不知道究竟是抗拒还是渴望。

  「看来你已经很想要了对吧,太太!」巴克将手从妈妈的两腿间抽出,扯住
她还穿着高袢皮鞋的双腿,让她双腿M形向两边打开,一边将她的过膝裙子掀起
到她腰间,将妈妈穿着丝袜的大腿扛在了自己肩上。从巴克太阳镜上的镜头看着
自己妈妈双腿向两边大大张开,已经淫湿一大片的白色内裤就暴露在眼前的场景,
令我喉咙里憋了一口气,上不去也下不来,几乎要窒息过去。

  「呜——」被陌生男人摆弄成这样淫蕩的姿势,妈妈也羞耻地伸手捂住红得
发烫的脸不愿意去看,巴克狞笑一声,伸手将自己的牛仔裤扯了下来,一根足有
七八吋、青筋暴起的大肉棒就从他的两腿间挺立起来,顶在了妈妈穿着内裤的屁
股中间。

  「天啊,那麽大的东西马上就要顶进妈妈的身体里面……」我惊恐地咽了一
口口水想道:「妈妈能受得了吗……」

  巴克淫笑着伸出手,去扯妈妈身上最后一件遮羞物,出乎我的意料,刚才还
偶尔挣扎一两下的妈妈此时似乎已经完全放空,她屁股被扯得向上擡了擡,轻易
地就让巴克将她的内裤扯了下来,褪到了大腿和膝盖的位置上,这下妈妈那肉褐
色的阴唇瞬间极具沖击力地出现在巴克和监控画面后的我的眼前,整齐稀疏的阴
毛间,妈妈那两瓣阴唇向两边微张着,肉缝里含着一滴晶莹的液体——天啊,哪
怕是从小就跟妈妈一起洗澡的我,都还从来没有以这样的视角,如此清晰地看到
妈妈的阴部的样子啊!现在就这样轻易地展现给一个对她来说连名字都不知道的
外国男人的面前!这种羞耻感让我全身肌肉都紧绷起来,喉头一阵酸楚。

  「哦,太太的肉穴也保养的很好呢!亚洲女人的穴什麽时候都很紧啊!」巴
克舔着嘴唇,看着妈妈的阴唇间露出的膣肉淫笑道,说着,他膝盖贴着沙发边缘,
将妈妈 M形打开的双腿顶向两边,这样他那硕大的龟头就已经抵在了妈妈那微张
的阴唇间,也许是很久没有被男人如此火热地贴近,当巴克那硕大的龟头抵在妈
妈的阴唇间向前挺进的一瞬间,一直羞耻地捂着脸的妈妈上身突然一挺,原本捂
住脸的双手探到了头后,反手抓住沙发靠背的边缘,全身紧绷着,鼻子里发出一
声压抑地闷哼,她的头向上仰起,美丽的眼睛半瞇着,嘴唇半开,脸上的神情说
不準是快活还是痛楚。

  「跟你的孩子打个招呼!」巴克用半嘲笑的语气叫道,用力一挺腰,在妈妈
鼻子里发出的闷哼声里,硕大的龟头顿时将妈妈的阴唇顶开,肉棒沿着已经湿透
的肉穴一贯而入。

  「啵唧——」巴克的大肉棒轻易地攻陷了妈妈的肉穴,巴克壮硕的腰部用力
猛挺,快活地在妈妈的肉穴里抽插起来,妈妈那微微有些赘肉但依旧柔软的腰肢
被他的小腹猛力地沖击着,光洁的腰肢被撞得啪啪直响,大腿上被黑丝包裹住的
美肉也被撞得波浪般直颤,巴克一边挺腰猛干,一边伸手将妈妈那已经开到胸口
的衬衫领口又向下扯开了一点,这下妈妈那两颗藏在胸罩下的巨乳顿时完全从衬
衣的领口蹦了出来,巴克一手抓住妈妈的一只巨乳,肆意地拨弄着:「真是极品
的美熟女身材啊,太太,你这下流的乳房不让男人玩真是浪费啊!」

  「唔——请不要这样说……」妈妈双手抓住身后靠背的上沿,全身在巴克的
飞快抽插下被撞得不住挺起,听到巴克淫亵的话语,道德感让她羞得满脸通红,
闭着眼侧过脸去。

  「哈哈,太太你这样一边频情侣酒店直播在线夹住我的肉棒一边抗拒的样子实在没有什麽说服力
啊!」巴克一边揉着妈妈的乳房,一边挺着腰,让他巨大的肉棒将妈妈的阴唇顶
得向两边翻开,妈妈被他架在肩膀上的双腿也被撞得不住娇颤,她脚上的皮鞋被
鞋袢挂在她的脚踝处,随着巴克的大力抽插而敲得啪啪作响。

  「唔哦哦哦哦——」妈妈突然夸张地向上擡起头,几乎将自己的脸完全埋在
了身后的沙发靠背里,也许是太久没有被男人这样深入地捅过,只不过被巴克那
根肉棒在肉穴里抽插了几下,她已经翻着白眼闷叫起来,她柔软的腰肢主动向上
擡起,好让巴克的大肉棒能顶到自己身体的更深处——寂寞了快二十年的肉穴突
然被巨大的肉棒捅到深处,妈妈积蓄已久的欲望一下被释放出来,那闷绝的叫声
里混杂着快感和羞耻的複杂情绪,在空阔的别墅大厅里回蕩起来——也传到我的
耳机里,听着妈妈压抑的绝叫,看着她被一个外国壮汉操得肉穴冒水的神态模样,
我痛苦的全身直颤。

  「不要看!不要看啊!这个样子,太丢人了!」巴克伸手想要把妈妈埋在靠
背里的脸露出来,妈妈急忙伸手捂住自己因为高潮而红晕的脸,连声羞愧地叫道。

  「原来一边高潮一边又不想让人看啊!」巴克闻言哈哈大笑道,他一把抱住
妈妈因为高潮而微微颤个不住的柔软腰肢,用力一掀,妈妈的身子顿时被掀得转
了半圈,变成侧躺在沙发上的姿势,巴克的肉棒仍然顶在妈妈的肉穴里,巴克又
伸手托住妈妈那滚圆的大白屁股,一下就把妈妈翻过身来,变成跪在沙发上,上
身趴在靠背上,向后撅着雪白屁股的姿势,让巴克挺着肉棒,继续狠狠干着她已
经向外不住流出淫水的肉穴:「哈哈,这下没有人会看到太太你脸上淫乱的表情
了,想叫就叫出声吧!」

  这下就连我也看不到妈妈脸上的神情,只能从妈妈身体上快活的颤抖感受到
她此时此刻无比的快活。

  「哦哦哦哦——」巴克的双手按住妈妈的腰让它向下塌去,挺着肉棒继续在
妈妈的肉穴里疯狂沖刺着,妈妈雪白的屁股被撞得不住乱颤,妈妈的双手插在沙
发的缝隙里,将脸伏在臂弯里,发出一连串压抑的欢叫声。

  「唔,亚洲女人真棒,即使生过孩子还是这麽紧呢!」巴克放缓了抽插的速
度,让自己硕大的肉棒开始在妈妈的肉穴里缓缓抽送起来,每一下都将妈妈紧窄
的肉穴顶得满满当当的,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妈妈的肉穴被顶得几乎成圆
形,淫水夹在他的肉棒和妈妈的肉穴的交合处不住挤压,被搅成一团粘稠的白浆。
巴克一只手从背后绕到妈妈的胸前,抓住她的乳房揉捏,另一手则探到妈妈的两
腿间,用手指探到妈妈被操得淫水直流的肉穴口抠弄起来。

  这样没顶几下,妈妈趴在沙发上的身子又是猛地一颤,向两边分开的大腿剧
烈地哆嗦起来,挂在脚踝上的皮鞋又是随着大腿的抽搐啪啪地响个不停,巴克看
着妈妈被干得乱颤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突然伸出手臂从妈妈的脖子下面绕过,
用力勒住她的脖子,迫使她擡起头来,他粗壮的手臂紧紧勒住妈妈纤细的脖子,
那动作是如此粗暴,几乎要把妈妈的脖子勒断气似的,就连监控视频后面的我都
怒吼起来,愤怒地砸着屏幕,但是这对正像一对热恋的情人一样性器交合的一男
一女两个陌生人丝毫没有受到我任何影响,仍然沈溺于肉欲的快感之中。

  「唔唔!」妈妈被粗暴地勒住脖子,头被迫向上仰起,因为呼吸变得困难而
窒息的她双眼向上翻白,嘴里的舌头吐出来一大半,窒息的快感和交合的快感叠
加在一起,已经让她神智有些不清,原本让她有些抗拒的道德感已经在酒精和肉
棒的作用下濒临崩坏,她一只手手背试图遮住双眼,但是被撞得全身乱颤的她还
是瘫软地侧脸趴在沙发靠背上,嘴里哦哦地欢叫起来。

  「哼!」巴克在我妈妈的肉穴里抽插了几百下,也开始舒服得哼出声来,他
逐渐加快了抽插的力道,享受着肉棒在妈妈肉穴里被紧紧夹住的快感:「太太,
我也快要射了!太太的肉穴夹得真舒服啊!」

  「不要!不要!快拔出来!」听到身后勒住她脖子的男人的叫声,已经被干
得眼神迷离的妈妈突然惊醒过来,她慌乱地挣扎起来,无力的双腿徒劳地在巴克
的腰上轻蹬着,试图将身体向前爬去,让男人捅到自己肉穴深处的肉棒拔出来:
「我还有孩子!我不能对不起我的孩子!」

  听到监控器里传来妈妈的哀叫声,我的眼泪扑簌簌地滑落下来,心脏扑通扑
通地抽痛着,无论如何,我都能感受到妈妈的爱。

  「哈哈,那就先饶了你!」巴克喘着粗气,兴奋地说着,将快要射精的肉棒
猛地拔出,只见一道白浊的弧线就从妈妈的阴唇间划出,箭一样的精液从巴克架
在妈妈屁股上的肉棒顶端飞出,噗噗地淋在妈妈大汗淋漓的后背上,又在妈妈雪
白的屁股上聚成一滩。

  被射了一身精液的妈妈趴在沙发上剧烈地喘息着,她的腰肢还不时地因为接
连不断的剧烈高潮而痉挛,肉穴口的一大滩淫水显示出积蓄了二十年之久的性欲
瞬间爆发的强烈后果,巴克喘息了一会,扶着沾满妈妈淫水的肉棒挺到了趴在沙
发边上,用手背盖着脸直喘粗气的妈妈的面前,看样子似乎是要让妈妈帮他口交,
但是妈妈立刻转过脸去,没有搭理他的劣行。

  「哈哈,不愿意帮我口交吗?还是说嫌脏呢?」巴克哈哈大笑着说道:「对
了,我们都已经这麽亲密了,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美丽的女士?」

  「呼……我们这次只是一场萍水相逢,就当它是一场春梦罢了……」放纵了
自己多年积欲的妈妈喘息了一阵,突然从沙发上爬起身来,她掏出纸巾擦了擦沾
在自己背上和屁股上的精液,又弯腰将内裤和裙子都重新穿好,这才站起来严肃
地对巴克说道:「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以后应该也不会再见,所以不需要知道
对方叫什麽名字,对不起,我孩子马上就要下班了,我还要回去给他做饭呢。」

  「唉,不要这麽绝情嘛,毕竟刚才你的身体被我干的时候反应很激烈呢!」
巴克笑嘻嘻地伸手挽留道,但是妈妈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别墅的门,只留给他一个
果断的背影。

  「你怎麽了,不舒服吗?」白小鹏看着满脸冷汗气喘吁吁的我推门走进来,
疑惑地问道。

  「是,我是有点不舒服,我想请假,现在就回家去……对不起!」我皱着眉
头,也不知道究竟该和他汇报什麽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妈妈和一个外国壮汉
性交的滋味真是百感交集,我握紧了拳头,转身走出了白小鹏的办公室,只留下
他一脸茫然地坐在桌后。

  一路上,我内心一阵阵地纠痛,我回去之后,究竟要怎麽面对妈妈呢,或许
她会试图掩饰自己今天发生的那件事,可是我又该怎麽去假装自己一无所知,去
面对着曾经那样展现在我面前的妈妈呢?

  「唉!」我长叹一声,站在门前纠结了很久,才下定决心敲响了家门。

  「啊!是小泽回来了!」妈妈打开门,裹着浴袍站在我面前,面露和善的微
笑,她紧紧地将我搂在怀里连声道歉:「对不起,小泽,妈妈早上是太沖动了,
我向你道歉!」

  释放了多年的积欲之后,妈妈也变得更加和蔼,隔着浴袍我都能感受到妈妈
的身体变得更加滋润了,她似乎在我回来之前泡了很长时间的澡,似乎想要洗去
今天发生的种种事情。

  只有我知道,她的浴袍下面,已经不会再是之前的那个人了。 频情侣酒店直播在线